yuzhou

谢谢李笑来

忙碌是最好的治疗,不过短暂的停顿,生命无意义的感觉就来了,身边也一定要留人,简单来说,不想继续生活了,好累

你们见过“小桥流水”那种小桥吗?听我姨父讲,那座桥是他和几个健壮的男人一起搭的。

有一年冬天水面被冻上了冰,水流无法从冰下流淌就涌上冰面,在结冰涌出结冰若干次后冰和桥一样高了。

那个冬天是我最快乐的一个冬天,也是我喜欢上小桥的那个冬天,没有寒冷,初生牛犊不怕虎。

我落单时被一个姐姐骑自行车载过河面一次,后来几个小屁孩就想到了走钢管,距离小桥约五十米左右的下游有粗粗的一根钢管,锈红色的,我猜想一定是有一根扶手的,我们欢乐的从上面走过无数个黑蒙蒙的清晨,没有一丝光,只有巨大的水流,欢快极了。

后来被周围的大人知道了,有些黄昏时分就会看到有人拿工具铲桥面的冰,应该是想通过疏通桥身周围的冰让水流在夜晚不至于越上桥面。但你知道,小孩都是喜欢刺激的。有一个早退的下午我和同伴试图走上那根钢管,却被吓坏了,那根锈红色的钢管好像没有早上那么温柔了,它的身下是湍流的河水和锋利的层层叠叠的冰角,我想起来了它是有扶手的,和它一个颜色,细细的一根,对十岁的我们来说,高度也刚刚合适。我们退缩了,走上了小桥,以后的早晨,没有再踏上那根钢管一次。

小桥其实不小,但夏天的小桥是温柔无比的,缓缓地河面,酷热当头时,每次经过我都喜欢站在桥面吹河风,“小桥流水”便在那时深深埋在了心底。

眼睛被蒸汽烫伤,我个傻玩意儿

哇,好难过

今日哽咽数次,一朝体制一朝君,是为牺牲者,看透一切却用一己之力一再为爱力争,这比任何杜撰的小说更为深刻

我也好想看极光哇

尊重写手啊!!妈的又搞到停更,你厉害你来写,真是

我本就不追星,我追的只是我喜欢的人,所以看起来,我是逾矩了